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资讯 >> 新闻 >> 正文
专访丨导演辛爽:“隐秘的角落”最终会有阳光照进来
2020年06月24日 11:05

  导演辛爽这几天很忙,光前天一天,就接待了六七个采访。暴增的采访量,是因为一部短剧。

  上周,网剧《隐秘的角落》在爱奇艺上线,顿时引爆话题。目前评分9.0,共吸引18万网友打分,还带火了原著《坏小孩》。6月23日傍晚,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联系上辛爽时,他正开完持续一天的会议。对于剧集取得的关注度,他表示“感恩”,接着补充道,自己不想公开谈论结局,“官方解读往往很粗暴,会剥夺观众的许多乐趣”。家庭悬疑剧的谜底,交给每位观众。

  谈改编:并非探讨“纯粹的恶”

  《隐秘的角落》是辛爽执导的第一部长篇剧集。剧本吸引他的原因很简单,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,那就是“三个孩子在暑假发生的故事”。“它能勾起我小时候的一些回忆,全中国的孩子,无论南北,对暑假的感觉都很强烈:阳光很晒、很热,会流很多汗,不爱在家待着。关于暑假的故事都会有代入感。”

  暑假里,三个小孩,无意间用相机记录下一场谋杀案,这是《隐秘的角落》的大前提。但从《坏小孩》到《隐秘的角落》,经影视化改编后的故事,在辛爽看来,更接近于两个独立的作品。“我建议大家不要和原作比较来看,可以把它当成独立的故事。剧集里的人物、故事线,其实是根据原著的架构重新挖掘、梳理后,呈现出来的我们对改编的理解,并非原著的复刻。”

  辛爽说,从一开始,团队就有个定位——不要做一个“纯粹的恶”的故事。他说:“剧集更想探讨恶形成的原因。对于爱,很多人有错误的理解。有人把爱理解成控制,有人把爱理解成卑微,而一个错误的决定,会把大家引导至一个更悲剧的境地。”

  总制片人何俊逸说,《隐秘的角落》并不意在呈现一个残酷的事件,而是想描绘一个暑假里有关孩子的别样故事。“在一个阳光很温暖的地方,有一些人没有被关注到。三个小孩子,有很聪明的好学生、性情很仗义的小朋友,但因为原生家庭带来的经历、变故,使得他们有了不同的走向、判断。”他说,这个故事想唤起的是对孩子的关注与对家庭氛围的反思。

  剧中,张东升的爱欲带来了毁灭,周春红的爱意味着控制,每个人都困处在对爱的错误理解里。拍摄时,主创团队以“船”为意象,岸边搁浅着一艘废弃邮轮,被铁链拴着;旁边还有一艘沙滩上的小船,是严良和普普暂住的地方。“搁浅,在某种程度上象征着人物所经历的命运。”辛爽说,《隐秘的角落》并非以简单的二元论去论证人性的善与恶,“人性是很复杂的,在善的同时有恶的念头”。

  “一念之间,成佛成魔”,就像“朝阳”与“东升”两个名字所带有的隐喻一样。

  谈细节:浪漫现实主义

  《隐秘的角落》取景于湛江,一个到了夏天就闷热异常的南方城市。总制片人何俊逸记得,选景时,唯一的打算是选一个海边城市。“海是一个限定的想法。”团队一连走了好几个地方,从北边的青岛,一直走到南边的湛江。“湛江的海边和之前的都不一样,有一些黑色的礁石、渔船;它的阳光非常灼热,再往南就是海南了,你能感受到阳光的强和温暖。”

  全剧色调偏暖,这与湛江冒着热气的夏天、老城区灰棕色的建筑底色不谋而合。辛爽用“浪漫现实主义”形容自己想要呈现的风格。

  “所谓浪漫,就是在比较淡的底色里,放入我们的色彩。”他说,这是自己从《红楼梦》太虚幻境里学来的。剧中,《小白船》音乐声响起,三个小孩乘着小船在海面上荡漾,渐渐飞向那轮硕大的圆月,这是带有想象力的“浪漫”。“现实主义的部分,通过演员表现、人物关系的台词来完善,让观众有浸入感。浪漫体现在视听语言,影片的色彩会有一些违反常规的颜色,比如朱朝阳家里的绿色,老陈派出所的黄色,通过这些视听语言传达一种浪漫感。”

  豆瓣上,有观众截了这样一张图——画面定格在海边的小卖铺,阳光暴晒,警察老陈穿着短袖,小卖铺店主衣服后背都是汗渍;另一边跟踪小孩而来的张东升,不仅全副武装还戴着帽子。在《隐秘的角落》里,似乎随便一张截图,都有浓郁的“电影质感”。

  支撑起电影质感的正是这些无处不在的细节。剧中的海边小城宁州,夏天酷热,电视上《还珠格格》热播,这是不少人童年的集体记忆。在张东升的家,孩子们索要30万元时,电视里的台词恰好说到“三十万两银子”,这更是导演辛爽有意为之。为了这句台词,他翻了好几天电影,终于在老电影《追击》里找到了这句话。而在警察老陈家,电视热播剧换成了《乘龙怪婿》,这是粤语区经常播放的本土喜剧。“所有的背景声,都是在用视听语言去传达故事。它可能与故事主线并不直接有关,但是是留给观众的一些小惊喜。”辛爽说。

  谈伏笔:隐秘的角落终有阳光

  《隐秘的角落》网罗了一批实力派演员。尤其是三位孩子的扮演者,团队几乎花了一年时间,从上千人中挑选合适的小演员。

  “我们在找天才。孩子需要天然具有角色的某个特质,要能让观众直觉这个人物是对的。”辛爽用惊喜形容三位小演员的表现,“他们非常职业且具有天赋。”

  在辛爽看来,演员不是道具,演员甚至比编剧、导演,更理解角色。“他们能带来文本表现不到的东西。”剧中有一场周春红让朱朝阳“喝牛奶”的戏,堪称全剧经典场面之一。在周春红和景区主任的感情曝光后,作为母亲的周春红对孩子带有愧疚,此时的朱朝阳也明显对母亲产生了抵触情绪,但在母亲的注视下,依旧喝完了牛奶。“我看到剧本的文本,觉得这场戏是不是过于戏剧化,我和刘琳现场讨论过,是否需要对剧本做出调整。”辛爽回忆,“但她的理解和我是不一样的,现场她直观地演了一遍后,我心里就有底了。”

  成为导演之前,辛爽曾是Joyside乐队的乐手。这部12集的短剧,不仅每集长短不一,还配了12首不同的片尾曲。在他看来,片尾曲可以承担辅助式的功能,得以让剧情延展、延续,就像按摩时,按摩师最后在背上拍的那几下,“片尾曲好听的话,观众会多一层舒服的感受”。

  每集片尾曲,他都埋了“彩蛋”:有一集藏着张东升与妻子的对话;一首名为《犹豫》的片尾曲,实际上以台词“跳着舞的父亲倒地而去”暗示了朱父的结局。

  《隐秘的角落》埋下了诸多伏笔与隐喻。很多人问辛爽对结局的看法。然而,他并不希望公开谈论自己的观点。“作品上线后,无论我脑海里有多少个版本,观众看到的就是唯一的版本。”

  有观众解读,剧集开篇同样是爬山,张东升与岳父岳母三个人的爬山结果是死亡,朱朝阳、严良、普普三人的爬山代表着温暖。而同样是相机,一边是罪恶的工具,一边拍下了罪恶的证据。“这些是我没有意识到的点。”辛爽觉得挺好,剧播出后,解读的权利就交给观众。

  什么是隐秘的角落?辛爽觉得,隐秘的角落即指人的内心。“剧中人物,对爱有不同理解,内心都藏着各自的小秘密。因为怀着秘密,阳光越强烈,阴影越强烈。但反过来,隐秘的角落最终还会有阳光照进来。”

来源:上观新闻 作者:张熠
【关闭窗口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