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资讯 >> 新闻 >> 正文
现场 | 音乐、爱情与醇酒,沈洋唱起你没听过的贝多芬
2020年07月24日 10:17

  这是“大块头”低男中音歌唱家沈洋第一次在舞台上唱起欢快的苏格兰民歌《音乐,爱情与醇酒》。在此之前,很少有人知道,这是“乐圣”贝多芬改编的作品。

  人人都知道贝多芬,人人都知道《命运交响曲》《英雄交响曲》《悲怆奏鸣曲》,人人都知道“扼住命运的喉咙”的名言。但少有人了解,1809年至1820年,在出版商和民歌收藏家乔治·汤姆森的委约下,贝多芬曾先后改编179首民歌。

  沈洋喜欢这些歌很久了,7月23日晚,在上海夏季音乐节(MISA)的舞台上,他才第一次公开演唱了其中的7首歌,包括爱尔兰民歌《战士的梦》,苏格兰民歌《日落》《甜蜜的时光》等。舞台上的他,有时是和你出生入死过的战友,有时是远方的情人,有时是劝你今宵有酒今宵醉的伙伴。

  音乐会名叫“遥远的贝多芬”,19时、21时,沈洋连唱两场。在贝多芬诞辰250周年,全球许多纪念活动因疫情停摆之时,这场音乐会显得格外珍贵。

  不被看见的星星

  贝多芬为什么会改编这些民歌?为了钱吗?乔治·汤姆森给的报酬的确很丰厚。他还要求,改编的作品要考虑业余音乐爱好者的演奏水平,有人因此而轻视这些作品。再加上,考虑到市场因素,那些最著名的、重量级代表作总是演得最多,也让这些“小而美”的作品,渐渐被封存。

  沈洋说:“在这些被忽视的作品中,仍然展现了贝多芬深厚的功力,赋予了贝多芬的理念和创意,这些东西只有用心聆听才知道。一个伟大的作曲家,用一生去聆听都不够。在贝多芬的宇宙中有浩瀚的星海,我希望观众能因为这场音乐会,看见一颗不被看见的星星。它闪亮与否,观众自会评判。”

  贝多芬改编的这179首民歌,都在唱些什么呢?在沈洋看来,国外的民歌和中国民歌一样,就像是情感的“放大镜”,展现了普通人的“喜怒哀思悲恐惊”。“这里面有淳朴的爱情和友情,对家乡的思念之情,饱受战争之苦的悲哀……”

  除了邀请著名作曲家改编民歌,乔治·汤姆森还邀请著名诗人为作品重新填词,委约作者包括拜伦和司各特等。“有首叫《日落》的爱尔兰民歌,歌词写得非常美,你可以听到,这些歌曲和普通民歌有点不一样,有着深厚的意境和文学性。”

  艺术能给你“兑换券”

  近年来,沈洋在世界舞台声名鹊起,继去年与丹尼尔·哈丁指挥的柏林爱乐合作后,今年年初,沈洋又与维也纳爱乐合作演绎了贝多芬的《第九交响曲》。走遍世界的他,仍对上海乐迷赞不绝口。

  “他们太专业了,我经常发现,我唱的许多作品,台下的观众也会唱。有时候他们来听音乐会,都是带着总谱来的,会给你挑刺,让你觉得毛骨悚然,但也是你不断进步的动力。”经典曲目已经无法满足上海乐迷的期待了,沈洋希望,能给他们听点不一样的。

  这次演出,沈洋只唱了7首贝多芬改编民歌,他希望有一天,能和其他歌唱家一起,把179首歌都唱给观众听。“上海的舞台愿意接受这些相对冷门的作品,我也希望能将它们朴实无华地、忠实地展现给观众。”

  疫情中没有演出,很多人忙着找出路,沈洋更愿意沉下心来思考:“音乐工作者第一要务不是求生。无论社会有多大变化,无论有多大困难,无论你有多强烈的求生欲望,但也不应该为此放弃初心。”

  沈洋也希望,艺术能在特殊时期,给观众特殊的力量。“娱乐也许会让你获得短暂的快乐。但艺术可以给你‘兑换券’,艺术带来的灵感和创意,可以兑换成工作和生活中的能力值,在方方面面持续帮助你和影响你。”

来源:上观新闻 作者:吴桐
【关闭窗口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