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文艺评论 >> 正文
“云录制”让综艺节目“现原形”,闹哄哄的明星游戏类节目可休矣!
2020年04月21日 10:51

  在疫情为综艺节目按下暂停键后,各大卫视和视频平台纷纷采取了“云录制”“宅综艺”形式以满足观众的需求,时间紧任务重也考验着电视综艺人的创意,于是粗制滥造的“翻车”现场也随之而来,观众渐渐看清,哪些节目才是值得追随的。

  

  图说:各大平台纷纷录起“云综艺”网络图

  跟风抄作业不知所“云”

  众所周知,一般的综艺节目都是提前录制好,剪辑过后才呈现给观众们看的。今年,因为疫情,各大综艺节目的录制只能停摆。没有余粮的节目,纷纷都转型成无观众的云录制了。湖南卫视就率先开始了云录制,《嘿!你在干嘛呢?》从无到有只用了5天的时间,《天天云时间》从策划到播出仅仅用了50个小时,这也是最先与观众见面的两档节目。

  

  图说:《嘿!你在干嘛呢?》海报官方图

  于是,一大波综艺节目开始跟风,就像从前一样,抄作业。比如浙江卫视的《王牌对王牌》也在弹尽粮绝之际开了云录制,但是观众们觉得并不理想,纷纷吐槽整期内容就是洗脸、刷牙、吃播、做运动,四个嘉宾各自为政,隔屏互动也挺尴尬的。曾经以营造沉浸式现场音乐体验著称的《歌手·当打之年》也走上了“云端”,但没了专业乐队伴奏和殿堂级歌手巡演才会使用的顶级音响,演唱的效果让人“不禁怆然”。

  让观众渐渐失望的不仅是内容的同质化,更是节目的粗糙,艺人素颜出镜或在直播中一时词穷、挑战做菜时意外翻车,这些曾经“有料”的桥段不断增加,已经不再是噱头而是失望。于是,观众不再买账,情愿看人直播睡觉是不是打呼噜,也不看磕磕绊绊地做饭、健身。相比起那些云综艺,某直播平台和直播睡觉相关的2.7万个视频播放量达到3.1亿次。

  

  图说:《歌手·当打之年》也走上了“云端”网络图

  应该说,这些“翻车”的云综艺,不少还是因为过度依赖明星的流量,节目本身制作水平并不过关,所以一旦遇到风吹草动,明星嘉宾不能到场,需要依靠导演组的创意力挺节目的时候,立刻捉襟见肘。

  探索云综艺激发创意

  疫情造成的停摆成了曾经看似红火的电视综艺的试金石,那些制作水平不强的节目立刻露出马脚,但也有一些优秀的节目脱颖而出。

  除了《嘿!你在干嘛呢?》《天天云时间》之外,《声临其境3》就以“云录制”+“云配音”的方式录制特别节目“声临千万家”;《欢乐喜剧人6》推出特别节目《云端喜剧王》,邀请100位在线观众同步观看、实时点赞。《云端喜剧王》总导演施嘉宁表示:“我们录制前,不仅要考虑技术操作,还非常担心观众会不会觉得无聊,但我们第一期节目还比较被认可,这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。尝试完之后,我觉得这件事比想象中的可行,未来我们再有新节目时,会主动考虑融入这种技术手段和方向。”

  

  图说:《欢乐喜剧人》官方图

  尽管录制环境相对单一、节目内容流程简化,但“云录制”正激发综艺制作人的更多创意。比如《新相亲大会》《我们恋爱吧》等节目的制作方转战线上推出直播恋爱真人秀《请和我奔现吧》,探索“云综艺”的更多可能性。值得一提是江苏卫视的《我想开个店》打通全链路营销,进而反哺线下实体经济的创作思路,赋予节目更丰富的社会价值。

  疫情期间,综艺节目中最大的亮点当属文化类节目。譬如东方卫视《诗书画》栏目组紧急启动“云策划”,恢复录制后第一时间推出“励志系列”,由节目总顾问汪涌豪教授和陈引驰教授把关,迅速遴选一批充满励志情怀的经典诗词和绘画作品。腾讯视频接连推出《奇遇人生》和《一本好书2》,既“行万里路”又“读万卷书”,以人文关怀为主旨,展示不同的命运轨迹,激发多元的文化探索。还有优酷上线的《文学的日常》,用文学点亮生活,展现当代作家的精神风貌。

  相比起那些闹哄哄的明星游戏类节目,文化节目无论云录制与否,都更有生命力。

来源:新民晚报 作者:吴翔
【关闭窗口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