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文艺评论 >> 正文
从柴可夫斯基《1812序曲》的旋律中汲取前行的力量
2020年04月28日 10:16

  2020年的开年注定是不平凡的,没有了现场演出,疫情催生出了一批批“云演出”;没有了现场观影,在线观影依然可以让大家“实时追剧”。让我们把时间再次拨回1月24日,那一天是农历大年三十,上海首批援鄂医疗队出征日。有这样一部交响乐作品,在没有现场音乐会的这段日子里一直萦绕在我的耳畔,那就是柴可夫斯基的《1812序曲》。《1812序曲》是老柴于1880年创作的一部大型交响乐作品,为了纪念1812年库图佐夫带领俄国人民击退拿破仑大军的入侵,赢得俄法战争的胜利。该作品以曲中的炮火声闻名世界,在一些户外演出中,曾多次启用真的大炮作为乐器使用。笔者最钟意的是1995年由指挥大师安塔尔·多拉蒂执棒明尼阿波利斯交响乐团和伦敦交响乐团演奏的那一版,《企鹅CD指南》曾给予三星带花的最高评价,并将它列为《1812序曲》的首选版本。前苏联著名作家马克西姆·高尔基曾如此称赞《1812序曲》:“这首序曲是深具人民性的音乐作品,像平稳的波涛那样庄严有力地在大厅回荡,它以一种新的东西攫住你,把你高举于时代之上,它的声音表达出这一庄严的历史时刻,极其成功地描绘了人民奋起保卫祖国的威力及其雄伟气魄。”

  

  图说:柴可夫斯基画像网络图

  我们虽未身处战争年代,但这场与新冠病毒斗争的战役又何尝不是一场“人民战争”呢!正如张文宏教授所言,我们每个人都参与了这场“战争”,都在与病毒作斗争。《1812序曲》的震撼在于其配器丰富、意义深远、激励人心,但凡第一次听到这首序曲的人,都会被它铿锵有力的节奏感所打动——1812年,拿破仑率领60万大军入侵俄国,企图在短时间内歼灭俄军,占领莫斯科,并迫使俄国投降。俄军司令库图佐夫采取坚壁清野,烧毁粮草的战略,率军暂时撤离莫斯科。拿破仑在占领莫斯科一个月后,仍无法迫使俄国投降,于是下令撤离莫斯科。撤退途中,拿破仑军队不能适应俄国严酷的冬天,加上饥饿和俄军的反击,终致溃败。拿破仑入侵俄国时多达60万的部队最后只剩下不足两万人逃出俄国国境。这首序曲起伏大、变化多,弦乐、木管、铜管和打击乐器的配器之丰富奠定了其历史价值。生命重于泰山,防控就是责任。如同《1812序曲》的逐渐展开,这次防控疫情亦是一场不能懈怠的赛跑。以最快速度救治患者,以最快速度控制疫情,容不得有丝毫犹疑、丝毫侥幸……乐曲的尾声,从引子开始,铜管乐队以雷霆万钧之势庄严而宏伟地奏出《马赛曲》和拿破仑的《出征曲》,威武堂堂,成为一首辉煌的胜利颂歌。最后,一个庄重而有力的主题划破天际,这就是1833-1917年间俄国国歌《天佑沙皇》的主题,配合十一响炮声和教堂响起的钟声,它是俄罗斯人民最后胜利的宣告,整个乐曲就以这凯旋的欢乐颂歌作为结束。冬天已去,春天已来,热干面醒了。武汉解封的那一刻,钟楼的钟声再次敲响,告诉人们,春天来了!《1812序曲》是一部属于英雄的赞歌,更是一股划破天际,冲破阴霾的音乐力量,无论何时、何地,只要心中有前行的力量,就一定会迎来属于我们的春天!

来源:新民晚报 作者:茅亦铭
【关闭窗口】